诚博国际

首页 芙蓉楼 首页

襄阳米元章卜老丹徒

——读史谈片话镇江之一零二

2017-11-10 09:17
333 米芾像 □ 习 斌  宋代有四位著名书法家,人称“苏黄米蔡”。其中苏轼和米芾与镇江的关系最为密切。苏轼与镇江的故事前文已述及,这里谈谈米芾。 米芾,字元章,出生于宋仁宗皇祐三年(1051)。据《京口耆旧传》记载,米芾系太原人,“其父尝家襄阳,未几,迁丹徒。故国史书曰‘吴人’。其先以武幹显。母阎氏与宣仁后有藩邸之旧,以恩入仕。” 米芾什么时候迁至丹徒的呢?史料里没有明确记载。米芾之子米友仁《潇湘奇观图》题跋云:“先公居镇江四十年。”米芾寿享五十七岁。由此推断,米芾迁居丹徒是在十几岁的时候。据《嘉定镇江志》记载,米芾的父母病逝后,都葬在了城外黄鹤山。 众所周知,米芾举止癫狂,人皆称他“米癫”。根据《宋史·米芾传》记载,米芾“冠服效唐人,风神萧散,音吐清畅,所至人聚观之。而好洁成癖,至不与人同巾器。所为谲异,时有可传笑者。无为州治有巨石,状奇丑,芾见大喜曰:‘此足以当吾拜!’具衣冠拜之,呼之为兄。”由此可见,米芾行为举止实在怪僻,不合常理。 米芾还喜欢收藏书画作品以及古砚。对古字画,米芾几乎到了十分痴迷的程度。据《清波杂志》记载,米芾“尝从人借古画自临搨,搨竟,并与真赝本归之,俾其自择而莫辨也。巧偷豪夺,故所得为多”。《独醒杂志》记载了一则小故事。一次,米芾和蔡攸乘船出行。蔡攸是蔡京之子。在船上,蔡攸拿出西晋著名文士王衍的一幅书法作品,和米芾一起玩赏。谁知道米芾见到这幅作品,一下子卷起来,塞进怀里,然后站起身,就要往水里跳。蔡攸惊问何为。米芾说:“生平所蓄未尝有此,故宁死耳!”蔡攸没有办法,只得将王衍的书法作品赠送给米芾。 米芾迁居丹徒的四十年时间里,先后营建过三处宅院,分别是西山书院、米老庵和海岳庵。 西山书院位于今天的千秋桥街附近。附近既有千秋桥,也有万岁楼,风景十分优美,是闹中取静的好地方。据《至顺镇江志》记载,西山书院“有轩曰致爽,斋曰宝晋,其所著文号《宝晋山林集》。今并入丹阳馆”。 宝晋斋珍藏有很多米芾收集来的古玩字画、古砚奇石。四月的一天,有樵夫到城东上皇山采石,发现异石,于是告诉了米芾。米芾跑去一看,只见“八十一穴,大如碗,小容指,制在淮山一品之上”。米芾于是请来一百名工人,将这块异石安置在“宝晋桐杉之间”。这件事被米芾写进了《弊居帖》。 致爽斋位于宝晋斋的西边,系米芾饮食起居以及招待客人的处所。米芾写过《致爽轩》诗,云:“北固轻绡外,西山淡素中。一天烟雨好,未独爱霜空。” 米芾的另一处宅院米老庵位于北固山西麓。据《铁围山丛谈》记载,米芾之所以能在北固山下得到一块地来建米老庵,是因为他卖了一块珍贵的古砚。 南唐后主李煜有块宝砚,“径长逾尺,前耸三十六峰,皆大犹手指,左右则隐引两阜坡陀,而中凿为砚。”南唐国破之后,这座砚山流落民间,后来被米芾得到了。北固山西麓有块地,系苏仲恭学士所有。米芾想买下这块地建房子。谁知道苏仲恭也想得到米芾收藏的那座砚山。一天,米芾、苏仲恭和几个朋友一起游览北固山,在朋友的说合之下,米芾用那座砚山,换到了苏仲恭家的这块地。 这处宅院,米芾自称为“米老庵”。“米老庵”的主要建筑是著名的净名斋和海岳庵。在《净名庵记》一文里,米芾写道:“带江万里,十郡百邑。绕山为城,临流为隍者,惟吾丹徒。”米芾虽然幼年迁居丹徒,可他早已将丹徒视作自己的故乡。他又写道:““襄阳米元章,将卜老丹徒。”表明自己终老于丹徒的心愿。 元符末年,甘露寺发生一起火灾,损失惨重。只有李德裕当年铸造的铁塔以及米老庵的三间住宅,得以幸存。米芾为此写下《甘露寺悼古》一诗,云“神护卫公塔,天留米老庵。”米芾很庆幸,自己多年收集的书画古砚,没有毁于这场大火。 在这首诗的前面,有一段序文,云:“甘露寺壁有张僧繇《四菩萨》、吴道子《行脚僧》。元符末,一旦为火所焚,六朝遗物扫地。李卫公祠手植桧亦焚荡。寺故重重金碧参差,多景楼面山背江,为天下甲观,五城十二楼不过也。今所存唯卫公铁塔、米老庵三间。”可见这场大火对甘露寺的文化遗存,造成了无法挽回的损失。 火灾发生之后,米芾的心态比较乐观。他给当时住在润州的友人蔡肇寄去一首诗。他在诗里说,自己会继续居住在米老庵,倒不是为了去北固山烧香方便,而是自己十分留恋北固山的自然风光。他还邀请蔡肇到米老庵来,大家一起登高唱和。 据《京口耆旧传》记载,“北固既火,结庵城东,号海岳,日吟哦其间,为京口佳绝之观。”也就是说,甘露寺发生大火之后,米芾又在城东另建了一处海岳庵。据《至顺镇江志》记载,其“故址在东利涉门里南山上”。具体地点大约在今天的青云门、梦溪路附近。 米芾写有《海岳庵杂诗》,云:“仲若呼不闻,孝然叫不应。东海衮底浪,南山入云径。西南嵯峨者,起复巧相竞。火轮激刚风,倒化紫金境。枕石不知冷,鼓腹歌更迥。”道出了海岳庵的景致之佳。 综观米芾一生,官名为书名所掩。米芾的书法造诣十分深厚。其实米芾的绘画技艺同样独步画坛。特别是他开创的“米氏云烟”技法,对后世影响十分深远。这和米芾长期居住于丹徒有着很大关系。丹徒幽雅秀丽的自然风光,极大地激发了米芾的书画创作灵感。 米芾病逝于大观元年(1107)。其时他正在淮阳军任上。米芾死后被安葬在了润州。 好友蔡肇为米芾撰写墓志铭。根据墓志铭的记载:“大观三年(1109)六月某日葬丹徒长山下。”蔡肇是米芾同时代的人,按理说这个记载可信度很高。可是《京口耆旧传》《嘉定镇江志》《万历丹徒县志》等书,都称米芾墓位于黄鹤山。 蔡肇所写墓志铭,为什么和后来几部方志的记载发生龃龉呢?通常认为最合理的解释是,米芾入葬长山数年后,其子米友仁将墓迁至黄鹤山,与祖父母墓相邻,以便祭扫。 关于米芾墓址,另有一说。宋代程俱《题米元章墓》称米芾“葬丹徒五州山之原”。程俱生活年代较米芾稍晚,且所云系孤证,不足为信。
责任编辑:阿君
返回首页
相关诚博国际
返回顶部
诚博国际优发娱乐手机版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下载亚虎国际娱乐
w88114优德 伟德娱乐1946伟德国际娱乐手机版伟德国际
w88114优德 优发娱乐手机版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下载wusong75武松娱乐平台登录
诚博国际诚博国际游戏诚博娱乐pt亚虎国际娱乐
w88114优德 伟德娱乐1946伟德国际娱乐手机版伟德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