诚博国际

首页 芙蓉楼 首页

冒广生与镇江的情缘

2017-12-01 09:06
□ 徐 苏   冒广生(1873—1959),字鹤亭,号疚斋,江苏如皋人,因出生于广州而得名,是中国近代文化史上的著名人物。他在清光绪二十年(1894)考中举人,担任过刑部郎中等职。民国时,他历任农商部全国经济调查会会长、江浙等地海关监督,又担任过中山大学教授、南京国史馆纂修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他担任上海市文管会特约顾问。著有《小三吾亭诗文集》等。 冒广生具有典型的中国士大夫气质,奉行“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”的座右铭。在所经历的社会大变革中,他都是积极的参与者。戊戌变法中,他是“公车上书”的列名者。辛亥革命后,他是留任的前清官员之一。民国时期,他发挥自己的才干,在任“以官护文”,做了不少有益于地方文化传播的事。 冒广生国学基础十分深厚,在学术研究上颇有建树。他在经学、史学、诸子、诗词诸方面均有造诣,尤以词学成就最显。代表作《小三吾亭词话》,保留了大量近代词人的词作和学术行踪,是今天研究近代词人的重要参考资料之一。他提出了词来源于唐诗中的五、七言绝句的观点,认为词的本体是绝句,而以简驭繁,用增、减、摊、破的方法来加以变化,渐进为词,指出填词不一定要墨守四声,表现出他有一种敢于冲破束缚的革新精神,在词坛上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。 冒广生与镇江有缘,他1919年曾担任镇江海关监督。上任后将母亲周夫人接到镇江,就近尽孝。两年后,他转任外地,仍常回镇江来照看母亲。母亲去世后,他又回镇江守孝两年,前后加起来,在镇江呆过近五年的时间,留下了深深的印记。 冒广生在镇江期间与文人的交往密切,他与江苏学者陈庆年在金山长夜谈诗,又与著名学者傅增湘夜宿妙高台论文。镇江名人丁传靖从北京归来,两人又在一起对诗谈词。他和京口的僧人关系也很好,和他们联诗唱酬,写过《京口五僧咏》,这里的五僧分别是兴善庵的济南、江天寺的青权、鹤林寺的褔灯、玉峰庵的鹤洲、超岸寺的怡斋。又写过《京口后五僧咏》,这里的五僧分别是江天寺的宗仰、江天寺的松月、招隐寺的辉山、竹林寺的圆明、鹤林寺的闻光。他还委托过鹤林寺方丈闻光代为拓印鹤林寺壁上的陈均题诗若干首,寄给他的温州友人刘次饶。 冒广生在镇江期间,写过不少诗词,抒发他在这里的感受。其中有《润州杂诗十二首》和《满江红 京口怀古十词》等,其中一词就是描述鸦片战争镇江保卫战的。词云:“碧眼紫髯,九万里,大秦之国。忍泪读,残黎日记,嘻嘻出出。横海船来江不险,轰天雷迅城都墨。枉青州,四百好男儿,头颅掷。   伊里布,箸方失。颜崇礼,冠堪溺。问北门锁钥,是谁之责!之子天骄殊未已,长城自坏嗟何及。便方重,从此恨刘郎,蓬山隔。” 冒广生在镇江还帮助重刻了元《至顺镇江志》。有一次,他会见吴昌绶时,此人劝他重刻一下镇江的宋元二部方志,他记在了心里。后来他与陈庆年会面时,知道了陈庆年已经刻了宋《嘉定镇江志》,而元《至顺镇江志》因资金匮乏,还没有刻成。冒广生于是请陈庆年拿来写本,召集刻工合计,需要六百金。冒广生先自出百金,又和镇江士绅柳肇庆和于树深商量,不到一个月,就募捐到了所需经费。他还应陈庆年的邀请,写了重刻《至顺镇江志》的序文,序中描述了刊刻此志的缘起、经过。重刻《至顺镇江志》是冒广生对镇江文化的一大贡献。因为此志具有重要的价值,其中“备录故事,多详兴废,物产土贡,胪陈名状……明以来绝无著录,洵为罕觏之秘籍”,保存了许多元代的珍贵史料。清代大学者阮元曾给予此志高度评价。 冒广生在镇江的其他文事也不少,他曾经在镇江南郊的王家山作《新复王梦楼先生三世坟墓碑记》,又为镇江文人于树深所藏“周忠介公与友人书”一通书写了题跋。他还应鹤林寺方丈的邀请,写了《黄鹤山志》的序言。在镇江守孝期间,又写过《招隐山志》和《京口夹山志》的序言。 冒广生在镇江的官声也很好,他离任时万人相送。镇江商界和文化界人士倡议为他立德政碑,称赞他:“其办交涉也,纯然一出之诚,以取外人之信用。一旦有事,义所不可千回百折,以浩然之气,充塞其间,举一切要挟恫吓,漠然不为之少动,外人亦知公耿介,互为退让。公语人若有天幸,实则临时之正气,平日之积诚,有以潜移而默化之也。”他在和美国长老会、日本商人、日本军人的谈判交涉中,均能秉持正气,为地方和国家维护了尊严。
责任编辑:阿君
返回首页
相关诚博国际
返回顶部
诚博国际优发娱乐手机版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下载亚虎国际娱乐
w88114优德 伟德娱乐1946伟德国际娱乐手机版伟德国际
w88114优德 优发娱乐手机版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下载wusong75武松娱乐平台登录
诚博国际诚博国际游戏诚博娱乐pt亚虎国际娱乐
w88114优德 伟德娱乐1946伟德国际娱乐手机版伟德国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