诚博国际

首页 芙蓉楼 首页

丹徒育婴堂史略

2017-12-01 09:08
7031512087197472 育婴堂旧址 □ 连小刚  丹徒育婴堂旧址位于市区梳儿巷29号,1987年被列为镇江市文物保护单位。它是镇江传统慈善事业发展的一个缩影。通过梳理其发展历史,我们可以从一个侧面感知镇江源远流长的慈善文化,探寻镇江这座大爱之城慈风善脉的历史基因。     康熙年间夏尔范首创育婴社,张九徵继任其事 《光绪丹徒县志》卷36载育婴堂“始于康熙十二年,其时在月华山万岁楼下,首事者夏尔范也。一切办理俱载张九徵《育婴堂序》内,后改为公所。”《乾隆镇江府志》卷47张九徵《育婴社序》则载:“京江育婴之社,举于癸丑,夏君尔范首事。余与同人襄之。仿广陵、吴门两郡例也,每一婴月给乳妇银三钱。同社有认一婴者,有倍认、三倍认者,有数人共认一婴者。丙辰尔范赴道山,而余董事两载”。据此可知,育婴堂原名育婴社,始建于康熙十二年(1673),创办人为夏尔范,张九徵与其他人曾襄助办理。育婴堂最初的运行模式仿照扬州、苏州两地,认养经费的标准是每个婴孩每月支付乳妇三钱银子。认养婴孩的方式非常灵活,反映了管理者希望不拘一格、多方吸引力量认养婴孩的初衷。夏尔范在康熙十五年(1676)逝世,随后的两年由张九徵负责主持。张九徵(1617-1684),字公选,号湘晓,丹徒人,顺治四年(1647)进士,康熙朝宰相张玉书之父。他对家乡造福良多,《乾隆镇江府志》列其为名臣。 康熙十七年(1678)时,张九徵不再主持育婴堂,而由城中绅士与新安同志按月轮流执事,并将会所定于月华山万岁楼。这段时间育婴堂管理得法,“微赀验乳,察奖厘奸”,规模显现。然而好景不长,次年育婴堂的经费就出现问题,难以为继。当时镇江遭遇秋旱,老百姓常吃不饱,很多婴儿被遗弃路旁,育婴堂的压力骤增,入不敷出。而镇江既不像扬州那样有官商的财力支撑,亦不像苏州那样得到官府支持,只有十几个贫寒人士奔走呼号,收效甚微。幸而新任江镇道参议石珍对育婴堂非常关心,“亲莅会所,首捐俸为倡”。在他的带动下,道、府、县里的官员都踊跃捐款,婴孩得以存活下来。张九徵对各级官员的捐俸义举非常感激,称其“情深保赤”,与“召父杜母”无异。他还呼吁社会各界乐善之人积极捐款。 雍正年间育婴社改称育婴堂 史载:“雍正九年,左熙、何游、郭炎等捐买梳儿巷房屋五十余间,遂易社为堂。本邑士民、行铺各有乐输。”这表明到雍正九年(1731)时,地方绅士左熙、何游等人捐资购买了梳儿巷的50多间房屋以供育婴之用,自此育婴社从月华山下的万岁楼迁到梳儿巷,并改为育婴堂。另据《乾隆江南通志》载:“育婴堂在梳儿巷”,“雍正九年,知府毛德琦捐建。”可见时任镇江知府毛德琦亦曾捐资。这一时期育婴堂房舍扩大,经费主要来自地方善士的实产及现金捐助。    乾隆年间丹徒知县贵中孚为育婴堂解决经费 贵中孚(1722-?),字信之,湖南常德府武陵县人。他于乾隆二十七年(1762)调任丹徒,颇有政绩,如创建宝晋书院、重浚关河、热心慈善等,被视为名宦。2016年镇江博物馆曾获赠一方镌于乾隆三十一年(1766)的石碑,名为《京口丹徒县育婴堂碑记》,里面就记载了贵中孚的善绩。碑文载贵中孚上任后即赴育婴堂视察。为了使群婴无失其所,他提出“增乳妇工食”,即提高乳妇待遇。这就需要增加经费。当时正好发生“补顺、还元、上伏新等洲”居民“互争洲滩、抢割柴薪”和“广顺洲刘世雄欺隐芦草泥滩”两案,为解决经费问题提供了机会。“补顺、还元、上伏新等洲”属于长江中的顺江洲,今属镇江市丹徒区高桥镇。顺江洲系旧有的沙洲坍江后复涨“芦滩万亩”而形成。由于沙洲滩涂系自然形成,除归属明确的以外,有些滩涂产权不明,形同无主荒地,且沙洲涨坍不常,新涨洲地的归属也会有争议,因此洲上居民会因争割滩上芦草而发生纠纷。经过勘断,贵中孚将两起案件中涉及争讼与欺隐的“芦滩七百二亩五分一厘”充作公产,作为永久产业拨给育婴堂,“立户完课,永为世业”。如此,育婴堂就能在完纳芦课后,通过“每岁召垦、围田”取得足够的经营收入,增加的开支就能得到弥补,育婴善举则能长久维持。嗣后由于有官府的捐助及洲田、市房的租金扶助,育婴堂运行经费较为充足,民间商人、绅民就停止了捐助。这一时期育婴堂的收入来源主要有:“育婴洲芦滩”“广顺洲”“补顺洲”“定业洲”四块洲田每年2000多两的芦租及481亩田租的收入;“庄前山田”“东门外田”“九里街山田”等处田地的地租;“市房十三所、住房二所、堂旁住房一所”的租金等。育婴洲位于扬中市原长旺乡西部滨江一带,原系江面续涨、突涨形成的数处沙滩,乾隆二十三年(1758)由知府划归育婴堂所有。育婴堂统一经营这些沙滩,遂定名为育婴洲,自此育婴堂开始有较为稳定的经费来源。可见,贵中孚将芦滩充公归育婴堂的做法可能是受到了此事的启发。 晚清以后丹徒育婴堂的发展情况 自嘉庆以来的80多年里,“婴堂旧产迥非昔制”,变化很大。育婴事业也曾遭受沉重打击。咸丰三年(1853),太平军将育婴堂焚毁一空。租种洲田的佃户也拒绝交租。同治二年(1863),常镇道道员许道身派董事去清理洲田,暂减租钱,设局征收。四年(1865),知府命董事颜锡名经理。翌年又重建堂屋三进,次建婴房八间,周筑围墙。到同治七年(1868)十一月,育婴堂便重新开堂,雇佣乳妇住堂乳婴,或附近寄乳,每月每名乳工800文,婴衣、婴食及乳工在堂饭粥等各项费用均依前制。同治九年(1870)夏,知府蒯德模命陈秀钟、柳森霖接办,规定每月初二日由知府到堂点验,凡乳妇所养婴孩,如果肥壮,则由知府个人出资酌情给予奖励。第二年又在左首添建婴房八间。到光绪五年(1879)时,计有房屋二十五间。其资产及收入情况为:育婴洲芦滩计田7100余亩,每年约可收租钱3300千文;东乡京岘山、南乡驸马庄一带山田,每年可收租钱20千文;婴堂采租市房至光绪五年时重建十一处,岁收租钱约400千文。后又有冯梦花、倪远甫二人捐集巨资,改建婴房,规模乃具。民国时期育婴事业继续发展。1930年,育婴堂与养老所、普仁施诊所合并,并成立董事会。到1936年,育婴堂有乳佣21名,留养婴孩56口,寄养乡下141名,并救济贫苦寡妇500名。建国初期,育婴堂仍继续存在。土地改革时,调查发现育婴堂收容有50人,所属房屋有254间,出租平房148间、楼房23间、厢房46间、披房2间,土地有800多亩。此后随着新中国社会福利事业的创立与发展,丹徒育婴堂走完了它的历史行程。
责任编辑:阿君
返回首页
相关诚博国际
返回顶部
诚博国际优发娱乐手机版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下载亚虎国际娱乐
w88114优德 伟德娱乐1946伟德国际娱乐手机版伟德国际
w88114优德 优发娱乐手机版龙8娱乐老虎机手机版下载wusong75武松娱乐平台登录
诚博国际诚博国际游戏诚博娱乐pt亚虎国际娱乐
w88114优德 伟德娱乐1946伟德国际娱乐手机版伟德国际